衝突與和平

[《呼聲》176期 ─ 衝突禍延,代價誰付?]

衝突有交戰、鬥爭的意思,是一方與另一方為達至競爭性的目標,或因採用無法相容的方式而起對抗。衝突包括鄰近地區發生的罪行及暴力、內戰,甚至國與國之間的戰爭。近年衝突的形式已由國家之間的戰爭轉變為國家內部的戰鬥,包括種族內戰、反殖抵抗、分離主義及自治運動、領土衝突,以及爭取政府控制權的戰事。對戰雙方亦更多以平民為攻擊對象,根據聯合國開發計劃署的資料顯示,每日有超過2,000人死於武裝衝突及各種形式罪行引發的暴力,其中絕大部分是平民。[1]

閱讀全文 衝突與和平

衝突禍延,代價誰付?

[《呼聲》176期 ─ 衝突禍延,代價誰付?]

在剛果民主共和國北基伍省一小村落某戶,Julie(化名)如常睡在丈夫身跟。驀地,一陣怒吼及踢門聲劃破深宵夜闌,8名手持大刀及自動步槍的男子衝進屋內。「那些人用刀割破我丈夫的肚,他登時血流如注,非常痛楚。兩名行兇者把我強姦,我曾奮力掙扎,但遭他們用刀割傷。兇徒離開時更拿走我們的羊和雞。」未幾,兩名同村的婦女被同樣殘暴的方式強姦,Julie 11歲的兒子更被迫協助強姦他母親的兇徒,搬運在村裏盜竊得來的東西,兩天後才獲釋放。「幸好丈夫已得治癒。」Julie凝望地板,徐徐的說:「儘管身體康復過來,只是心靈永遠無法痊癒,有時不想吃東西,經常哭泣,丈夫安慰我,表示雖經歷這一切創傷,但已算幸運。」[1]

閱讀全文 衝突禍延,代價誰付?

北韓的千禧契機

[《呼聲》175期 ─ 仰望北韓晴空]

北韓,封閉的國度。普遍人知之甚微?位於朝鮮半島北部,韓民族本為一國,處於同屬漢字文化圈的日、中兩邦之間,歷史淵源深遠。

自信史以還,中國逾2,000年帝制,於1911年10月10日結束。然而,內憂外患連綿不絕——軍閥割據、北伐、抗戰、國共內戰……與東北亞兩鄰國關係,從1世紀起首,至今情況依然微妙。

日本經700年幕府制度,1868年,明治天皇銳意維新,推行全盤西化,且先後於1894年與1905年戰勝積弱的清朝與歐洲強國俄羅斯,稱霸東北亞,並於1910年正式吞併朝鮮半島(2010年亦為日本吞併朝鮮100週年),厲行日語教育。直至1945年夏二戰結束,韓民族翹首以待的解放,旦夕成真。可是,1950年夏爆發內戰(2010年適逢韓戰爆發60週年),使得朝鮮半島人民再陷烽煙泥沼……

韓戰持續3年多,交戰方於1953年夏協議休戰,但萬千生靈塗炭,北緯38度的政治割裂,更令幾許家庭分崩離析,傷痛延續至千禧新世紀……

韓戰中止後,北韓(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政府奉行集權統治模式。在1997年,甚至改以立國者金日成的誕生年(1912年)為紀年開始。而旱澇此起彼落,令北韓於當年陷於饑荒高峰期。2000年迄今,水患與當局的貨幣貶值政策,加上因核問題招致的長期國際制裁,實際民生難免受衝擊……

北韓既為聯合國成員,正當全球關注貧窮與環境,醫療與教育,公義與安全等課題之際,我們亦當襄助她與普世價值接軌,在達致千禧發展目標(MDGs)[1]上,也能貢獻一份力量。

有關北韓近況的數字實在不多。2009年聯合國發展計劃署(UNDP)才重新開始在北韓的工作,包括早前戛然中止的農業、能源,及千禧發展目標的數字統計等項目;並設立農業、教育、環境氣候等專責小組,以便與其他聯合國組織更好地協調工作。2010年9月20日至22日於聯合國紐約總部舉行的千禧發展目標峰會的高層全體會議上,北韓常駐代表朴吉淵表示,該國引進全民免費醫療服務、免費強制教育,落實兩性平等等政策,已配合主要的千禧發展目標,並將致力鞏固和改善相關措施的素質。[2] 但自從北韓於2009年春退出朝鮮核軍備六方會談後,周邊地區不時處於軍政較勁的張力之下,故此,這國家極需和平氛圍來推進其他千禧發展目標。

作為肩負神人復和使命的上帝子民羣體,我們禱願北韓未來得以繼續向外開放,讓民間與官方和鄰邦並各洲份國家,在文教政經等範疇,多所交流,締結友誼!同時,深願我們時刻記念及支持在北韓服侍的羣體,盼望醞釀更多創意及渠道來送上各樣資源與關懷。如此,不僅是朝鮮半島人民的福祉,同樣亦是全球的福祉。

[1]  聯合國千禧發展目標網頁:http://www.un.org/millenniumgoals/
[2]  演說全文載於http://www.un.org/en/mdg/summit2010/debate/KP_en.pdf

仰望北韓晴空

[《呼聲》175期 ─ 仰望北韓晴空]

除了北韓現任領袖金正日、近月才正式曝光的準領袖金正恩,以及在南非世界杯足球賽潸然下淚的鄭大世,你我對其餘2,400萬的北韓人民可有絲毫印象?

自立國以來,北韓彷彿是世界上神秘的角落。有關北韓人民生活的資料不多,新近的更是寥寥可數。聯合國發展開發計劃署(UNDP)每年發布的人類發展指數(HDI),2009年列出全球182國家排名,卻因為沒有相關的北韓數據,而使得它不在名單之列。[1]

當北韓選擇向世界展示強大軍事實力和人民平素生活喜氣洋溢的一面之際,我們又如何從消失、模糊的發展數據裏了解千萬北韓人民的生活?怎樣對這若隱若現的國度懷抱信望愛,並伸出援手?

嚴重糧荒 煎熬百姓

二十年前蘇聯解體,北韓失卻經濟支柱,再沒有充裕外幣從其他國家採購糧食。自1997年開始,北韓旱澇交替。2004年與2007年的夏天更經歷嚴重水患,無數災民情況堪虞。再加上經濟疲弱,欠缺農耕技術和資源,糧荒問題非常嚴重,國民陷入極度饑荒的境地。據2008年底聯合國的一項糧食評估報告,估計三分一北韓人口需要糧食援助。[2]

面對如此龐大的人道需要,不同的聯合國組織和多國政府紛紛表示願意提供援助。但北韓政府對外來的救援組織並不全然歡迎,限制這些組織開展項目的地區範圍,嚴禁項目人員監察進度情況;又適逢近年資金短缺,影響及至相關援助項目的規模,因而遠遠未能滿足北韓的龐大需要。尤其在每年3月至9月的農閒期間,當地人民三餐不繼的窘境份外嚴峻。[3]


糧荒嚴重,外來的人道救援仍是杯水車薪

遊走縫隙 營造空間

在封閉的北韓,名正言順從事發展救援工作似乎困難重重。不少基督徒反而默默尋找服侍的機遇,哪怕只在罅縫中為貧困社羣營造一點發展空間?施達在北韓的夥伴多以帶職方式,「寓工作於事奉」參與服侍,按着身處社區的具體需要,靈巧地訂定項目的規模和方針。期盼透過發展項目,為社羣提供長遠轉化生活和生命的機會,讓他們能親身經歷上帝的供應和眷顧。

其中一個夥伴數年前在中國接壤北韓之地區開設一所支援站,濟助生活於當地的朝鮮族與來自北韓的朝鮮人,提供食物、醫藥等基本援助。由於上述地區冬季天氣冰封苦寒,供取暖用之大量煤炭是支援站絕不可缺的物資。但近年北韓糧價和油價飆升,生活壓力沉重。施達遂資助夥伴購買煤炭,讓有需要的人在這個驛站得着溫飽和關愛。


煤炭是北韓人民度過寒冬的必需品


透過養羊項目,村民能夠增加收入,又能改善健康

另一個夥伴則在北韓東北的鄉郊地區開展發展項目。以往村民除了依賴農產維生外,便毫無其他收入。他們把大部分農作物運往市區售賣,把得來的金錢換取衣服鞋履和其他生活必需品。奈何近年氣候變化,辛勞耕耘亦不能保證基本生活。生計物資匱乏,迫使部分人以盜竊、非法砍木,甚至出賣肉體等手段,來餬口和換取衣服禦寒。為了改善村民的生活素質,夥伴在當地開展飼養山羊項目。在兩條村落,僱用30個農戶,為他們提供羊隻,教導他們養羊之道,並傳授營運與護理羊欄的技術,鼓勵他們藉母羊生產小羊,不斷繁衍發展,賺取收入。更重要的是羊隻能為農戶家庭供應源源不絕的羊奶,確保村民能攝取一定的營養,保持健康體魄。

同時,施達還有一個夥伴計劃於北韓設立清潔用品製作所,僱用當地人生產優質清潔用品,銷售至海外市場。夥伴計劃逐階段擴大規模,以襄助更多人掌握謀生技能,改善生活。透過提供就業崗位,讓眾多以往沒有工作機會的青少年或街童能有尊嚴過活。故此,這不僅是商業企劃,更是難得轉化生命的契機。


為北韓人民提供生命轉化的機會

行動改變世界

儘管經歷幾許憂患,任何一個民族,對將來總會懷抱高遠的願景。

從北韓國歌[4]部分歌詞:「晨曦暉映金銀域  物埠河山萬里藏  全獻身心宏祖業 洪波力振國基強 社稷文明垂不朽 泱泱高麗永流芳」,我們不難窺見北韓人民的企盼。

北韓處於夾縫窘境,因素複雜。身為基督的和平使者(弗二4-17),但願你我支持施達於當地的夥伴,忠心恆忍地在有限的空間條件裏,繼續襄助北韓人民牢牢抓緊盼望和機遇。深信總有一天,上帝會領他們得見「晴空」!
[1]  http://hdr.undp.org/en/media/HDR_2009_Tables_rev.xls
[2]  “At the Heart of North Korea’s Troubles, an Intractable Hunger Crisis”, Washington Post, 6 March 2009. 請亦參閱http://www.wfp.org/countries/korea-democratic-peoples-republic-dprk敘述的較新近情況。
[3]  http://one.wfp.org/appeals/projected_needs/documents/2010/OMB.pdf, pp.35-37
[4]  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國歌《愛國歌》意譯,英文譯文見http://www.nationalanthems.info/kp.htm

本期《呼聲》其他文章:北韓的千禧契機

整全使命初探

[《呼聲》174期 ─ 恪守承諾 記念窮人]

三十年前,拉丁美洲開始出現和使用「整全使命」這詞彙,其作用並非要介紹甚麼新的概念,而是表達耶穌向我們示範及呼召我們跟從的生活方式。

閱讀全文 整全使命初探

恪守承諾 記念窮人

[《呼聲》174期 ─ 恪守承諾  記念窮人]

美國黑人民權領袖馬丁.路德.金曾說:「改變不是必然而致,需要經過不斷的抗爭。真正的和平不僅是張力的消失,乃是公義的彰顯。」[1] 從他”I Have a Dream” [2] 的演辭中,不難發現夢想消除種族隔離、實現人人平等願景的背後,是對神的公義和救贖的確信。(參賽四十4-5)

今日,當我們記念窮人、夢想消除地上的貧窮,是否也懷着相同的確信?

閱讀全文 恪守承諾 記念窮人

地球存亡,始於足下

[《呼聲》173期 ─ 我愛大地 我起步]

環境問題從來也與貧窮人的福祉脣齒相依。當我們慎用資源,減少製造污染,就等於間接給了貧窮人一杯涼水。那麼,教會作為福音的載體,到底堂會領袖如何推動普遍會友越過教堂建築四堵牆壁,為大地及貧窮社羣送上涼水呢?

閱讀全文 地球存亡,始於足下

我愛大地 我起步

[《呼聲》173期 ─ 我愛大地 我起步]

想到貧窮,許多人不期然會想起貧困農民站在貧瘠的土地上,臉上帶着無奈與無助的神情。想到脫貧,不少貧農以為離開農村,才是擺脫貧困之路。但實情是否如此?

閱讀全文 我愛大地 我起步

愛鄰舍,無私效基督!

[《呼聲》172期 ─ 愛神所愛]

「我若能說萬人的方言,並天使的話語,卻沒有愛,我就成了鳴的鑼、響的鈸一般。」(林前十三1)

認信耶穌,跟從基督的人,盡心、盡意、盡性愛神的同時,也要「愛鄰舍如同自己」(參路十27)。無論我們身居哪個國度,鄰舍近在咫尺,亦遠在天涯。

印度人口眾多,2008年估計接近11億4, 800萬,排名世界第2。由於貧富差距大,都市中有不少貧民窟,登革熱、瘧疾、日本腦炎、A型肝炎、E型肝炎等疾病肆虐。 感染愛滋病的孤兒達370萬。然而,首都新德里 RAFA  Home [1] 一雙基督徒夫婦,在育養自己3名子女同時,更收納 7 名愛滋病孤兒。施達基金會於2010年3月上旬,發起一次印度體驗之旅。讓我們細聽體驗團部分成員娓娓道來對這雙夫婦全人奉獻的感受﹕

江惠明﹕「一直以來,愛滋病對我來說是很遙遠的事,沒想到今次有機會面對面的接觸病人,本來已是一個震撼,但更震撼的,是我們在一個愛滋病童之家裏看到一份捨己、謙卑、無條件的愛。一對本已育有三名子女的基督徒夫婦,在一名家務助理的協助和教會的支持下,照顧七名全為孤兒的愛滋病童……是的,我們從那七個曾經飽歷創傷的小心靈身上,的而且確看到了『耶和華醫治』……的恩典和在主基督裏的彼此相愛(七個孩子都已信主)。此刻,我的心在流淚,但這是感恩的眼淚。」

梁秀慧﹕「我很欣賞這個家庭對神的委身和無私的付出。他們愛那些染病的孩子,既視如己出,也盡心教導聖經真理,並陪伴他們到醫院覆診和輔導他們的情緒。他們的服侍殊不簡單……聽到他們口中常感謝神……和歸榮耀予神,我也充滿感恩。」

Jessica ﹕「我看見主耶穌在我們中間……而這幾個孤兒……因着主耶穌的大愛,他們更寫下自己的願望,希望可以幫助其他人。這羣孩子,隨時都面對着死亡的威脅,仍然勇敢的面對生命。看着孩子……堅毅的生命力和姊妹對基督的委身,我哭了。」

你我一生的課業,就是追隨基督,效法祂,成就神的工程,轉化人心,讓神透過我們締造歷史。[2]

[1] 希伯來文 rāfā  指「醫治」。參出埃及記十五章26節。
[2]  Brooke Bronkowski, ‘ Since I have my life before me’, in Francis Chan, Crazy Love:Overwhelmed by a Relentless God ( Colorado Springs, CO : David C. Cook, 2008 ), 46~48.

愛神所愛

[《呼聲》172期 ─ 愛神所愛]

在印度服侍多年的德蘭修女曾說﹕「人必須親身經歷貧窮,才知道貧窮是甚麼,才會真正地去關懷貧窮。」[1]。2010年3月,施達扶貧體驗團一行13人前往印度,在貧民窟內接觸婦女、孩童,探訪與愛滋病人同行的機構,並認識熱心服侍弱勢鄰舍的教會。路途上,我們有深刻的反省及體驗。更慶幸能與一羣委身和忠心的同工相遇,見證他們身體力行地在貧窮人當中服侍,用生命去活出福音,愛神所愛。

閱讀全文 愛神所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