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達家書 | 2020年7月

親愛的施達同行者:

 

大家好!五月中旬,我從前總幹事鄺偉文博士手中接管總幹事職務,出任署理總幹事。我戰戰兢兢,憑著謙卑的心接受任務,踏上新的崗位,為要繼續帶領機構的團隊與貧窮人同行,推動教會及信徒履行整全使命的目標。

閱讀全文

施達家書 | 2020年4月

親愛的施達同行者:

平安!

主耶穌在受難前不久,講了一則十個童女的比喻(太廿五1-13)。這是個為預備主再來而要保持警醒和作好準備的教導。單從字面來看,我真不明白那五個愚蠢的童女為甚麼不為婚禮多帶一點油。當然,比喻就是比喻,其重點不在於細節,而是它的中心思想。

閱讀全文 施達家書 | 2020年4月

愛在疫情蔓延時

編者話:在今年大齋期前的主日,小編跟香港不少信徒一樣,透過觀看網上直播,參與教會主日崇拜。其中講道者的一句說話令小編十分深刻:「我們在基督信仰所享有的和平,不是來自擁有,而是來自記念他人的需要。」執筆之時(3月初),新冠肺炎疫情擴散至全球多個國家,最初爆發疫症的中國情況最為嚴重。而在香港,隨着感染人數增加,市面出現口罩荒、搓手液荒、米荒等,人心惶惶。此艱難時期也許是對我們信仰的一場考驗──面對未知的將來,如何突破恐懼的桎梏,教我們不單顧自己的事,也關顧社會上以至其他地區受疫情影響的貧苦大眾。在抗疫路上,讓我們記得我們最小的弟兄。

 

[《呼聲》236期 ─ 愛在疫情蔓延時] 焦點.主題 

 

撰寫:傳訊主任(黎嘉晉) 

 

抗疫在中國

 

在中國,疫情快速蔓延至全境,武漢等湖北城市先後封城,多個城市全面實施小區封閉式管理,嚴控社區人員進出,以切斷病毒源頭。有見國內疫情嚴重,防疫物資匱乏,施達早在今年2月初緊急撥款約港幣$513,000,支持國內基督教夥伴機構向湖北、雲南及四川省的醫護人員、社區消毒人員、社區居民、貧困家庭和應對疫情的值班公務人員等提供防護物資,又組織志願者關懷貧困家庭,提供生活物資。由於新冠肺炎病毒具高度傳染性,因此夥伴在發放物資時盡量減少人與人的接觸,不採取直接進入社區發放的方式,而是通過向當地有需求的醫院、社區、機構或單位捐贈物資,由接收的前線服務組織發放和使用。

 

截至3月初,我們已派發的物資包括:4,600個口罩、逾1,400個護目鏡、400套防護服、420支免洗抑菌洗手液,以及450公斤消毒粉。至截稿時,部份物資如口罩、手套及防護服仍在運送當中。我們將密切跟進情況,確保物資抵達至受助者手中。請支持我們的工作:bit.ly/cedar-china-anti-virus

 

施達的中國夥伴將防護物資捐贈至醫院(圖片來源:施達夥伴)

 

而在香港,在口罩價格急升下,今年一月底有媒體報道,基層市民因負擔不起昂貴口罩而將家中僅餘的口罩用火酒消毒再用,更有家長要重用孩子的兒童口罩度日。有見基層貧友的需要,加上當時政府未有實施全面的邊境管制,本港恐爆發社區傳播,施達遂在農曆新年假期後(1月30日)於網上社交平台發起「愛在疫情蔓延時」捐贈口罩行動。捐贈行動發起後不足兩星期,施達收到以千計口罩及一些消毒濕紙巾,悉數送往合作夥伴基督教關懷無家者協會(下稱無家者協會),由該會同工檢查後派發給他們服侍的無家者、板間房及劏房居民。

 

統籌是次行動的施達推廣拓展部主管趙嘉欣形容:「這次捐贈行動是抱着五餅二魚的想法,希望各人由自己做起,每人捐一點點口罩,集腋成裘。」募捐消息公佈後不久,外界反應相當踴躍──有人來電表示,自己訂購了一些口罩,打算捐出一半數量;有人跟施達商談,如無法捐出整盒口罩,打算捐出的口罩又沒有獨立包裝,可以如何處理;亦有人戴着口罩,親身將兩盒口罩送至施達辦公室。除了向弟兄姊妹發出捐贈呼籲,趙嘉欣當時也從家中少量存貨中捐出一部份口罩。她說:「當你見到基層市民連續三天戴上同一個口罩,他們的迫切需要會令你衝破心中的恐懼──恐怕自己將來不夠口罩用。恐懼就如心魔般纏繞着自己,儘管現實不一定如此。」

 

 

五餅二魚 集腋成裘

 

捐贈行動反應熱烈,無家者協會於2月18日表示收到的口罩數量足夠未來兩個月派發。鑑於弱勢社羣的需要仍然龐大,施達經仔細考慮後,決定繼續呼籲各界募捐,並與基督教勵行會難民服務中心合作,將收集的口罩轉贈至備受本地人忽略的羣體──滯港難民及尋求庇護者。截至2月26日,施達將收集所得逾3,000個口罩及少量洗手液送交該難民服務中心同工 [1]。

 

我們除了發起募捐口罩,也在本港新聞媒體《香港01》轉介下,將《香港01》 與愛心企業主動捐出的2,500個口罩、250公斤白米及一些梳打餅等,於3月轉交予循道愛華村服務中心社會福利部興華耆樂中心,由該中心同工聯同捐贈者、《香港01》員工及施達同工派發物資予獨居、雙老及體弱長者,共250人受惠。當外在環境愈見脆弱,我們愈要守望相助,連結各個植根社區的機構,發揮自救及守護社羣的力量,衷心盼望長者及其他弱勢羣體再不用一大清早或通宵排長龍購買口罩。

 

為鼓勵所有主內服體一同向弱勢社羣伸出援手,施達與多間基督教機構分別向全港堂會和機構,以及信徒發出聯署呼籲(詳見下表)。發起團體又在臉書專頁「疫裡有情‧合一見證」,分享各機構及信徒支援基層鄰舍的故事。另外,施達與其他前線服務機構於2月18日發出新聞稿,就社會形勢,向港府提出三項具體的逼切期望,促請政府盡快回應基層市民的需要,以減輕他們的焦慮和困擾。

 

疫情之下,每個人的生活頓起變化,改變了原有的生活態度。在這裏,借用「愛在疫情蔓延時」捐贈口罩行動合作夥伴、無家者協會署理總幹事羅瑞雲所說:「疫症將人隔離和疏遠,但是同樣在疫症中,也可以令到人與人之間互助互愛。」[2] 但願他日我們再不用戴着口罩時,憶記的是每個愛的行動、每句窩心的問候。

 

 

向全港教會及信徒的聯署呼籲

 

 

[1] 關於捐贈口罩行動最新消息,請留意本會網頁:bit.ly/cedar-anti-coronavirus
[2] 詳見香港電台《早辰‧早晨》於2月18日播出的節目。節目連結:bit.ly/rthk-report

教會在社區有多重要? ──施達中國項目經驗談

(資料圖片)

「『假設在某個小社區,有菜市場或超市,有醫院與學校,也有警察局與教會,現在有一建築物必須被拆除,你覺得哪個將會被拆掉?』」

 

曾經,施達中國項目同工Lorraine在國內做培訓工作時,向與會者發問這問題。與會者不約而同地回答:「是教會。」

閱讀全文 教會在社區有多重要? ──施達中國項目經驗談

燃亮孤單、幽暗中的青年

[《呼聲》227期 ─ 從災區到社區 ] 童心.童行

留守兒童,一個絕不陌生的名詞。保守估計,現時中國有逾6,000萬的兒童,因父母要到城市打工,與祖父母或獨自留守在家鄉,長期與父母分離。

父母長期在外工作,為的是賺取足夠的生活費支持家裏生活。不能說所有留守兒童都受困於貧乏的物質生活,但無可否定的是,他們每一位皆從小缺乏父母親的關愛和照顧,情感和心靈上承受着長期關係缺欠帶來的影響。

閱讀全文 燃亮孤單、幽暗中的青年

你們是社區的鹽……

重生園戒毒中心內,弟兄們一起查經、禱告

施達在中國內地的工作始於2000年,自2007年,我們於雲南與當地教會一起發展他們的社區,從起初的商議,逐步實行,至不斷改善,到最後見證社區和教會能漸漸主導社區的發展方向。

作為發展工作者,我們深信發展工作的最終目標是希望一個社區能持續發展。在這過程中,若施達的角色是協助者和推動者,那教會便是延續者、承傳者。教會本來是屬於當地社區的不同人士,而且本着基督的使命要服侍鄰舍,所以我們在發展初期已邀請當地教會一起參與。

閱讀全文 你們是社區的鹽……

打擊人口販賣

[《呼聲》225期 ─ 打擊人口販賣 ] 主題.人口販賣

Martha(化名)出生於印度孟買紅燈區,年幼時跟着從事性工作的母親生活。「母親16歲那年認識了一名男生,他說可以介紹她到城市工作,過更好的生活。結果,母親由尼泊爾被賣往印度的孟買紅燈區。」如果不是獲得一位同鄉姨姨相助,今天Martha的命運可能與她母親一樣,成為了滿足別人慾望的工具。

無論是在亞洲地區服侍曾遭販賣人士的海外夥伴,或是接觸在港性工作者的前線同工,都不約而同地告訴我們:「其實我們任何一個人都有可能成為人口販賣的受害者,只是我們所身處的環境不同而已。」

閱讀全文 打擊人口販賣

為流動兒童帶來盼望

貧窮所造成的影響不只是一代人的事情。農民為着更好的生活而走進城市,渴望到城市工作後,生活可以得以改善。然而進城後,貧窮所衍生的問題依然纏繞着他們,生活依然艱苦,只是換了個形式。而有部分農民工的子女,亦跟隨父母到城市生活。

中國昆明是其中一個有大量流動人口遷入的城市。大量農民工子女隨父母來城市,成為了流動兒童。他們年紀小,但面對的困難一點也不少。他們遷到城市後,要適應與農村的不同,亦會因農民子女的身份受到社會歧視。由於沒有當地的戶籍,不能享有教育、醫療、住屋等福利。他們要申請入讀民辦學校亦較當地兒童困難,就算能付高昂學費入讀,亦會因與農村的學習模式不同,需要從新適應。他們的父母在城市忙於工作,無暇照顧他們的需要。他們本應享樂和學習的童年,變得更困難。每年都有不少兒童在當地發生交通、溺水、搶劫等意外。

閱讀全文 為流動兒童帶來盼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