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銀行家遇上基層家庭──施達探訪感言 | 談斌

[《呼聲》202期 ─ 緬甸──烽煙後曙光] 關懷.起動

作者>談斌(Simon) 銀行家

我自2010年起參與「關愛同行基層家庭探訪計劃」,當時施達招募一些願意關心基層家庭的信徒探訪陳慶社區中心轉介的家庭。

計劃裏,我夥拍一位姊妹定期探訪一戶家庭,後來增至兩戶。他們都是來自內地的新移民家庭。我們每次探訪都是關心和聆聽他們的近況和面對的困難,漸漸大家就建立起友誼。他們十分信任我們,願意分享內心世界,我們更不時獲美味的老火湯款待,感覺非常溫暖。

其中一位受訪女士,當時來港只有幾年,由於人生路不熟,甚少外出。有一年聖誕節前後,我們一起到尖沙嘴欣賞聖誕燈飾,到快餐店晚膳及觀賞煙火表演,她十分享受當晚的旅程,更感謝我們的陪伴。其實只是半天同遊,已帶給她無比歡樂,這是十分值得的。

有一次,這位朋友遺失了我們的電話號碼,她幾經辛苦才聯絡上我們。見面那一刻,她激動地表示在香港只有我們這兩位朋友,失掉了聯絡號碼就像是失去了朋友般。聽後十分感動,原來我們對她是如此重要。

另一戶受訪家庭是一位單親母親和她兩個孩子,住在九龍區的「劏房」,僅靠綜緩過活。我們每次探訪都會聽她細訴一生艱苦的經歷,我們也一同祈禱,希望給她支持和安慰。兩個小孩十分可愛,有次我們到附近的西餐廳吃鐵板餐慶祝生日,看見她們高興地享用晚餐,我心裏很是滿足。這位母親有時會主動打電話向我傾訴家事,我們也透過電話安慰和祈禱。

這三年寶貴的探訪機會,讓我可以實踐主耶穌的教訓。祂曾說,若我們作在一個最小的弟兄身上,就是作在祂身上。

曾經與朋友分享探訪體會,所得回應非如理想般,有的說寧願捐錢也不會探訪。許多人實在不大了解基層家庭的真正需要。當然,基層家庭面對很大的經濟壓力,需要政府及社會在物質上的幫助,但他們更需要別人的關愛和支持、同行和尊嚴。我所接觸的基層朋友,既沒有高深的學問,更沒有說話的藝術,但他們比很多社會上的人更純良、正直。

施達的探訪計劃經已結束,但我和「拍擋」仍會以朋友的身份探望這兩戶家庭,繼續與他們同行。今天香港社會的貧富差距不斷擴大,作為基督徒,有責任扶助和關懷弱勢社羣,以彰顯基督的愛。

「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神同行」是生活的踐行,並非空談。

蚊蟲 簷篷 地產商 │ 胡應麟(阿手)

[《呼聲》195期 ─ 貧窮,與我何干?] 施人.空間

作者> 胡應麟 (阿手) 教育及推廣幹事

「地產霸權」近年成了潮語,港人無不共鳴。加入施達兩年多以來,有機會親身接觸不同的人,深深感到土地的分配與規劃,如何主宰着各行各業的命運和人的生活質素。

近月走進了粉嶺馬屎埔村,參加有機耕種班。村裏蚊蟲多得可怕,若沒有任何預防措施,於夏季日間走進村田,你會被咬得非常慘痛。村裏農夫解釋:「現在很多農地因地產發展荒廢了,農地沒人耕種管理,蚊蟲才容易滋生。換作十多年前,你大可在田裏睡上半天,也不覺有蚊蟲咬。」蚊患肆虐,背後竟又跟地產發展與土地使用緊密相關。

農夫告訴我們,六七十年代是本港農業的黃金時期,那時蔬菜產量甚多,可滿足本地近六成需求。當農夫雖然要付出不少勞力,但收入不錯,也吃得健康,生活質素亦不差。可惜近年地產勢力正在「陰乾」農業,透過威逼利誘收購和囤積農地,不斷威脅農村的生存空間與農民的生活方式。

走進市區,生存空間同樣備受威脅,程度且更嚴重。去年十二月,旺角花園街發生四級大火,奪去九條人命,死者大部份是劏房居民。事後,在一個本地房屋政策研討會上,聽到一位女士分享。她與女兒住在灣仔舊樓的劏房裏,除了要承受水漲船高的租金,也因空間狹窄,鄰里間容易發生衝突,常要擔心家人的人身安全。

最叫我震撼的是那女士分享其「選樓」考慮:會選三樓的單位,也特意看房窗,查清窗外樓下有否簷蓬,以確保一旦發生火警,便可開窗與女兒一同跳下,靠簷蓬保命。想不到香港經濟發展水平於世界名列前茅,住房質素居然如此不堪,居民要時刻為保命擔驚受怕!。

若香港的未來仍由地產獨大,扼殺其他行業的發展,你說這樣單一的發展何等沉悶!近年政府庫房「水浸」,卻未有好好運用,反而亂派六千元。看到政府這樣揮霍無度,視社會「河蟹」優於貧窮階層的長遠需要,實在感到失望!對於香港的未來發展,我有兩個衷心的期望,一是有空間孕育出多元繽紛的產業,二是政府在分配資源時,能優先處理貧窮社羣的需要!

施人.空間 — 每期由不同的同工撰寫,分享工作內外的點滴和反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