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念印度新貧民窟項目

[ePrayer ─ 為新項目禱告]

夥伴印度福音團契救援社(EFICOR)剛在首都德里貧民窟開展新項目,當地住有至少900戶家庭,八成人口為伊斯蘭教徒,其餘兩成為印度教徒。在三年項目週期內,夥伴計劃透過服務、技術支援、倡議及網絡等不同範疇,促進社區發展。其中特別以權利為本的手法關注社會性別和貧危兒童的問題,也會連同兒童福音團契(CEF)提供價值觀教育。

閱讀全文 記念印度新貧民窟項目

窄門.也許不易

[《呼聲》186期 ─ 知難而進]

當年Ramesh Khadka仍在尼泊爾一家宣教士開辦的醫院當牙科醫護助理,深明「預防勝於治療」的道理,也憑着「愛人如己」的聖經教導,就獨自背着藥物和簡單裝備,徒步翻山越嶺走訪不同的農村,免費為邊緣貧窮社羣提供基本的口腔護理服務。過程中Ramesh體會良多,遂於1994年初創辦尼泊爾Share and Care,成為當地第一家基督教的非政府機構,旨在不帶偏見地委身服侍、回應貧窮和弱勢羣體的需要。走到今天,Ramesh堅定以上帝的感召帶領機構,並不容易。然而,他本身生命的轉化,也展示一個來自傳統印度教家庭的尼泊爾人,要轉信基督教,忠心跟隨耶穌,委實選擇了那道不易穿過的窄門。

Ramesh在大學時認識了兩名很要好的朋友,後來才知道其中一位是基督徒。 有一次,Ramesh不知就裏跟着他參加週五的青年團契。聚會後,就生氣地說:「我來自印度教家庭,豈能到教會去?」那個朋友很好,很耐心向Ramesh解釋到教會來,不一定要成為基督徒,並說印度教徒也可以到教會來。於是,Ramesh同意繼續參加團契,暗想要多認識基督教,找出其中的黑暗面,為要跟那個基督徒朋友爭辯,讓他不好過。Ramesh慢慢地跟其他團友熟稔,也開始讀經和認識印度教和基督教的分別。不知從甚麼時候開始,Ramesh對團契和讀經非常感興趣。1986年一個夏天的早晨,他突然覺得很鬱悶,慨嘆人生空虛,便決志信主。

往後,迎面而來的是重重困難和挑戰。其中最艱鉅的莫過於要處理家庭關係。在印度教家庭裏轉信基督教,就等同悖逆家庭,更是與家人、甚至整個家族為敵。在這種氛圍下,要跟家人分享信仰,處理信仰上的分歧,異常困難。Ramesh面對信仰和家庭的矛盾,彷彿只能二擇其一。他選擇離開家庭,在外面繼續為家人禱告。Ramesh非常感恩,後來能在父親病逝前,與他復和。可是,在父親遺體火化的儀式上,也因着已歸信基督,不能以長子的名份履行印度教的習俗。Ramesh回想,「這是萬不得已的決定,但我深知耶穌於我是何等重要。」

尼泊爾文化、節日和印度教結集一塊,不容易分解開來。 每年10月的達善節(Dashain),是印度教的大節慶,尼泊爾的大街小巷都非常熱鬧。除了殺牲獻祭外,家人都會團聚過節,彷如華人過農曆新年一般。節慶當前,面對一大羣未信主的家人,尼泊爾基督徒內心的掙扎實不足為外人道。

上帝的愛和同在如此真實,Ramesh已經選定了。但要從容穿過這窄門,也許不易!

知難而進

[《呼聲》186期 ─ 知難而進]

在全球人類發展指數排名榜上,尼泊爾位列138,為亞洲國家倒數第二,僅高於阿富汗。[1] 尼國逾2,900萬的人口中,五成五生活在每日收入1.25美元的貧窮線以下。[2] 而連年的派系爭鬥和武裝衝突才結束不久,社會剛從政治動盪中緩緩喘息,局勢尚未達致完全穩定。

閱讀全文 知難而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