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國拉祜基金會農業發展及健康推廣項目

泰北的少數民族近年經歷急速的社經變化,他們的確從中獲得好處,然而他們同時面對文化衝擊、貧窮加劇、關係破壞,以及環境污染和生物多樣性的流失。拉祜族是泰北其中一個山區部族,分散在各山區居住。一直以來,他們都是自給自足,農作物足以供應族民所需,可是,由於人口增長、政府的林木政策、自然環境的破壞、農業借貸及不恰當管理金錢等緣故,很多拉祜家庭生活出現變化,更陷入債務危機。他們變得物質化,又過份依仗新技術和外間經濟支援。拉祜族民逐漸失去他們擁有的原住民知識和技能,他們傳統教育系統也被看扁和忽視。驟時,族民的生活和文化都出現困境。

閱讀全文 泰國拉祜基金會農業發展及健康推廣項目

原住民速寫

[《呼聲》178期 ─ 與原住民共舞]

色彩斑斕的服飾、風味特殊的飲食、神秘的禮儀、足堪玩味的手工藝……以上可能是大部分人對原住民[1] 最基本的印象。然而,在這些紛陳的色調背後,我們對原住民有多少認識,又怎曉得他們遭逢的辛酸 — 條件不利、產業掠奪、前景渺茫?

聯合國至今仍沒有正式定義何謂原住民。一般來說,國際社會認為原住民都有以下的情況:[2]

  • 當其他文化民族移入某處地方時,那地早已有人定居,我們遂稱先定居的羣體為原住民
  • 他們保存先祖留下特色的傳統與風習,其社會、文化的框架有別於其他文化民族
  • 受外來民族及文化的政治架構管轄
  • 他們自我認定為原住民。

在全球約90個國家中,現時共住有3億7千萬名原住民,但他們至今在各方面的處境仍然非常嚴峻。

貧窮比例遠高於其他羣體。雖只佔全球人口的5%,但原住民貧窮人口卻高佔全球貧窮數字的15%。此外,原住民對保存自己獨特文化也相當乏力,就以語言為例,現時全球7, 000種語言中,估計逾4, 000種屬於原住民,但專家預測其中高達9成將於本世紀內消失或接近消失。[3] 就算原住民好不容易能維護堅持自己的語言和文化,卻又往往成為他們獲得政府服務的障礙,影響他們接受教育、就業和在司法上享有權益。

不少原住民失卻他們賴以為生的所有或部分土地,直接影響他們生存的空間。有些國家,原住民所處的地方,天然資源被外界濫採,令致土質惡劣,難再生產;以往能依賴的原生動物、植物,或舊有水源,也已不復存在。加上,後來遷進的人口採用土地個人業權制度,忽視原住民的土地業權傳統(尤其共享土地業權),直把原住民推至社會的邊緣。

很多國家限制原住民只能生活在較為貧瘠和偏僻荒蕪的地方,政府服務相對缺乏,政府當局也漠視原住民的需要和訴求。原住民備受歧視,他們的權益受忽視,例如沒有公民權。日常生活中的歧視更屢見不少鮮,原住民在求職應聘和租賃居所上都會遇到諸多阻撓。傳媒報導和政治手段有時也令原住民被負面標籤和誤解。

歷經20年辯論與協商,聯合國大會才於2007年9月13日採納「原住民權益宣言」。[4] 儘管這宣言對協約國不具法律約束力,但起碼能促使國際社會承諾保障全球原住民的權益。

(以上內容部分節錄自TEAR Australia 2008年首季通訊內 “Living Indigenous”一文, http://www.tear.org.au/target/articles/living-indigenous/2008-1
[1] 聯合國官方中文把 indigenous people 翻譯為土著居民。參http://www.un.org/esa/socdev/unpfii/index.html
[2] http://www2.ohchr.org/english/issues/indigenous/docs/guidelines.pdf p.8-9
[3] http://www.un.org/esa/socdev/unpfii/en/sowip.html
[4] http://www.un.org/esa/socdev/unpfii/en/declaration.html

與原住民共舞

[《呼聲》178期 ─ 與原住民共舞]

以基督徒身份從事發展工作,我們確信所持的信念和價值觀,影響我們服侍的動機和手法,從而影響受眾的觀念和思維。原住民有着獨特的文化、風習、信念,甚至歷史,在他們當中開展發展工作存在不一樣的挑戰。菲律賓夥伴TMFI一名資深同工有以下心聲﹕「我們在服侍原住民的過程中,並不刻意要改變他們某些風習,有時只可更改其形式,但保留其精粹或意義。惟一切以聖經真理為根基,故此,推動原住民發展便蘊含促進公義、憐憫及平等的精神。」與原住民的關係,就好像與之共舞一樣,要尊重他們的文化和傳統,且要洞察他們的需要和能力,好讓在發展過程中,展現原住民生命轉化之美。

「舞」入現代

施達夥伴海外基督使團 ( Overseas Missionary Fellowship, OMF) 起初(20世紀50年代初)服侍菲律賓孟仁 ( Mangyan ) 族羣時,孟仁族羣信奉精靈,害怕靈魂控制他們的性命。時至今天,孟仁部落教會協會 ( Mangyan Tribal Church Association, MTCA ) 的成員超逾80家教會。值得留意,夥伴OMF乃是第一個大規模地教導岷多勞 ( Mindoro ) 的孟仁族羣讀寫的機構。假如孟仁族羣一直沒有接受教育和無從認識自己的權益,則他們面對社會的歧視和剝削時將顯得招架乏力,甚至連立足的土地也沒有。


在夥伴支持同行下,孟仁族羣最終取回他們的土地權益

早在40年前,當時低地定居者已經試圖奪去孟仁族羣的土地。夥伴OMF多年來延聘律師幫助原住民處理複雜冗長的訴訟事宜,爭取應有的土地權益。直至1997年,菲律賓國會通過《原住民權益法》 ( The Indigenous Peoples Rights Act)。當局藉頒發《祖業權銜證書》 ( Certificate of Ancestral Domain Title ),授予孟仁族羣相當廣袤的土地。但問題接踵而至,原住民從山上遷往低地,卻因缺乏新的生活技能,不少族人惟靠賴替低地定居者當廉價勞工來維持生計。每天收入只有150披索(約 3.5 美元),實在難以餬口。夥伴OMF遂安排一名農科專家為孟仁族羣提供培訓,教導他們種植稻米、豢養水牛、接駁輸送食水水管等技術。又鑒於族人缺乏理財和計劃經驗,夥伴在培訓時加上製定預算和時間表等內容,從根本處扶助他們改善生活。

這些年來,孟仁族羣珍惜每個自我發展的機會,不但個人生命得到轉化,更為族羣帶來福祉。族人Jessie 2003年開始得施達襄助接受大專教育,未幾懷孕,遂休學一年,再改以兼讀形式繼續學業。5年後Jessie成功畢業,如今在其中一個孟仁族羣哈努烏族 ( Hanuoo ) 的小學任教。每逢上課日子,Jessie需要花4小時從幹線馬路徒步往學校去,但她仍然不辭勞苦願意在原住民當中春風化雨。2009年,又有一名獲資助的大專學員,通過國家考試局的考核,成為孟仁部落教會協會首名通過看護試的學員。


Jessie願意以生命影響生命,傳遞知識和智慧

「舞」出遠景

今天,原住民社區普遍支持子弟接受教育。他們深明無知的危險,也曉得知識的好處。奈何,原住民兒童每每因難以適應政府學校的學制,外來的教師一般又缺乏教導原住民經驗,所以輟學率仍然高企。有見及此,夥伴國際部落宣教基金會 ( Tribal Mission Foundation International, TMFI ) 在棉蘭老島( Mindanao )山區的馬荻撒勒( Matigsalug ) 族羣中,支持4所學前學校僱用本地部落教師,裝備80名部落兒童投考小學。目前,其中一家政府小學的所有正規一年級學生,皆來自同一村落同一所學前學校,這正是夥伴工作的成果——打破族人持續文盲的不良循環。部落社區領袖與長老亦參與設計課程,融合馬荻撒勒的傳說、故事、風習、遊戲。可以想像,部落兒童相當享受上課日子。


融合部族文化的課程,激發兒童的學習動機

誠然,教育令部落族羣的生活方式起變化,可是,不少馬荻撒勒族羣社區的窮困景況,卻未見多大改善,兒童營養不良的情況相當嚴峻。夥伴TMFI於8年前開展糧農項目,為備受營養不良之苦的兒童提供糧食,並教導父母種植合適的穀物,好為孩子預備營養膳食。此外,由於部落領袖迫切渴望學懂閱讀鈔票上的文字和數點金錢,夥伴遂開設成人識字班,提升他們的生活技能。更開辦示範農場,教導部落民眾種植蔬菜,和長短期收成的有機穀物。2010年,部分果樹(例如檸檬)開始結果,社區已經商討組織合作社來銷售農產。部落族羣生活逐漸得到改善,重燃盼望。


推廣簡單的營養食療,讓闔家老少的餐食達致均衡

行動改變世界

每羣原住民的處境和挑戰都不盡相同,往往需要經年工夫,才可以有所進展。但當看見原住民在壓迫中重獲權益與尊重、在困境中重拾自信和能力時,我們更確信每一個人都是神按祂形像所創造,原住民也一樣。今天,他們處身在氣候變化、環境破壞、全球化、身份危機和外來文化強勢入侵等衝擊下,深信神願意我們存謙遜的態度來認識原住民的本土文化,與他們一起追求正義、和平與喜樂。

你會否準備與原住民共舞?

本期《呼聲》其他文章:原住民速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