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心兒童 童心同行

[《呼聲》197期 ─ 關心兒童 童心同行] 主題.事工專訪

資料整理和撰寫>潘文欣

「給予兒童美好的童年」、「關心社會未來主人翁」、「給小子一杯涼水」、「愛兒童的心」……這些或許是不少人支持兒童事工的原因。然而,怎樣才能讓貧困兒童擁有美好的童年?他們真正的需要是甚麼?本期介紹幾位兒童事工持份者(stakeholders)的分享,一起從不同角度思想如何童心同行。

閱讀全文 關心兒童 童心同行

體驗扶貧 開拓眼界 | 潘文欣

[《呼聲》196期 ─ 體驗扶貧 開拓眼界] 主題.扶貧體驗

作者>潘文欣 教育及推廣幹事

今年四月再次踏上扶貧體驗之旅,離上次出訪經已相隔七年。為珍惜探索機會,決定放下相機,專心用眼細看旅途上每個景象和每張面孔,用耳傾聽每篇生命轉化的故事。

Namaste! 尼泊爾,你好!

到達加德滿都機場時天已黑,四周景象有點模糊。嗅着街上的汽油味,聽着汽車的呠呠聲,彷如置身十多年前中國鄉鎮的街頭。尼泊爾是亞洲人類發展指數倒數第二的國家,要走的路較鄰近的中國和印度漫長。

尼泊爾是名副其實的山國,所到之處盡是陡峭的大小山羣。在旱季往山區村落,最好是驅車穿越乾涸的河床。我們一行12人,搖身一變成為冒險節目的主角,坐着吉普車在崎嶇不平的河床上奔馳,沿着峭直的山路,向山上的項目點進發。

一連八日的行程,走訪了中部地區Lalitpur、Makawanpur和Dhading(達丁),拜訪種姓制度下的Dalit[1]社羣、及Chepang和Tamang等原住族羣。村民的日子過得一點也不容易,但臉上都帶着和悅的笑容,彷彿比我們這班「扶貧體驗者」活得更快樂。

(圖片:團友伯樑攝)不論身處甚麼境況,他們總以微笑面對。

少女的無聲吶喊

抵埗後第二天,我們探訪了夥伴Share and Care婦女充權項目的受助羣體,與Lalitpur區內八位年約15、16歲的少女小組成員短聚傾談。

談到對未來的夢想,少女靦腆地表示想當教師或社工。不過,她們知道,其實很快便要按着父母的意思出嫁,在夫家擔當起傳統女性的角色,未來的路根本不由自主,她們的夢亦遙不可及。席間,兩位失學少女更是沉默不語。看着、聽着,心裏不是味兒:難道生為尼泊爾女子,就不能談夢想?豈不知神看人人都是獨特和尊貴的?


(圖片:團友Doris攝)聰穎可愛的少女

聞悉少女失學,團友們不難猜想到其中的原委——要優先讓未來當家的兒子讀書,或騰出人手幫忙家事和農活。可是,在理所當然的傳統觀念及常規理據背後,卻忽視和貶低了女性的價值。性別不平等正是導致尼泊爾婦女致貧的一個主因。

甚麼是貧窮?尼泊爾婦女的情況讓我們明白,貧窮不單是缺衣少食,更帶着隱藏在社會制度和傳統文化背後的不公義,叫貧窮人成為社會裏受欺壓的「被罪者」(sinned against)。然而,歧視和剝削不單傷害人,也同時侵犯了上帝公義的性情。

「賤民」絕不卑賤

尼泊爾過去曾以印度教為國教,深受種姓制度影響,無論是工作或生活,低種姓社羣都受到許多限制。我們在達丁認識的「賤民」社羣,卻可以在種種歧視和欺壓下,活出自信、自愛和自重。

在探訪夥伴Shanti Nepal在達丁Gajuri區的項目點時,到過一所小型社區會堂,有十多位幼兒在學習唱遊,那裏正是居民自助小組的辦事處。小組的司庫與我們分享過去數年間社區所經歷的轉變。

(圖片:團友Doris攝)低種姓居民組成自助小組,發揮互助精神

過去,由於居民主要是最低下階層,人們給那地方起了一個帶貶意的名稱,政府也漠視他們的生活需要。自助小組成立後,村民慢慢認識到團結的重要。他們組織起來,成功向政府申請更改地方名稱,刪除羞辱的字眼;鼓勵儲蓄,集腋成裘,向有需要的村民提供小額貸款;又主動幫忙照顧年老和患病的村民,當中還包括以前羞辱他們的人。

甚麼是發展?有說是邁向城市化,有說是鋪橋築路,也有說是發展經濟。然而,從Gajuri底層社羣的經歷,明白到深受歧視和剝削的尼泊爾邊緣社羣,最渴望得到的是破除歧視、自力更生,建立平等社會,得以活出自身價值和尊嚴。

團友最欣賞當地機構促進社羣發展及建立能力的方法。前線同工跨越了種姓制度的框框,推動不同社羣階層建立互信關係,鼓勵村民積極參與,表達自身需要和關注,並建立緊密的支援網絡。這一切正是源於對人人生而平等的認信,和對貧窮人自身價值的肯定。

天國福音的具體演繹

有人問,若只是推行發展項目,缺乏佈道工作,我們的努力與福音有甚麼關係?

記得有團友這樣說:「若果福音只令我的靈魂得救,信主後便應當立即獲接回天家。然而,我們今天仍活在地上,相信我們是要做其他工作的。」福音工作不只是叫人信耶穌,關心永生的盼望,同時亦指向當下生命的轉化,在個人生命以至公共生活中實踐上帝的道。


(圖片:團友伯樑攝)在偏遠匱乏的山區,村民經歷神話語的真實

基督徒作為福音的載體,我們的存在本身就是福音的演繹。團中一位曾參與前線工作的牧者說:「同工的服侍就如路加福音四章18節裏耶穌的使命宣言:向貧窮羣體宣告,被擄的得釋放、瞎眼的得看見、受壓迫的得自由。」想到旅程中所認識的村民,想到他們的積極、勇敢和自信,心裏不禁說:「阿們!」

Dhanyabaad! 尼泊爾,謝謝你!

一位年輕團員回港後有這樣的體會:「某日,一邊享受冷氣,一邊吃着最愛的三文魚壽司,突然心裏感到愧疚,覺得太奢侈了」不少曾參與扶貧體驗的朋友也曾經歷類似的交戰,挑戰我們固有的生活模式。與她同遊尼泊爾的父親鼓勵她認真面對自己的生活,不要受固有生活方式局限,隨時勇敢地開放心靈,接受挑戰,開拓視野。

尼泊爾,謝謝你!開寬了我們的眼界,讓我們看見上帝豐富的作為。

延伸行動

你準備好突破自己,開放心靈,觀看神豐富奇妙的作為嗎?歡迎登入http://bit.ly/cedar_nepal2012,瀏覽尼泊爾之旅照片;誠邀參加明年一月的埃塞俄比亞扶貧體驗團,親身發現神在貧窮人中的無限可能。

[1] Dalit意為「被欺壓」,為種姓制度中的底層社羣,多被貶稱為「賤民」。

主題 — 探討不同的課題,整合理論和實踐兩者的關係,擴寬眼界和思考領域。

不一樣的明天

[《呼聲》180期 ─ 化零為整]

1975-79年赤柬大屠殺期間,估計有高達170萬人死亡,佔當時柬埔寨人口最少五分一,[1] 是20世紀中最血腥暴力的人為大災難之一。這悲劇是無數柬國人民「不想回憶,未敢忘記」的歷史傷痛,不單生靈塗炭,也重創民生經濟。當時任憑誰都會疑惑這片土地還有明天嗎?

劫後的柬埔寨與貧窮幾乎畫上等號,飢餓、疾病、貪腐、失學、兩性不平等等議題長年備受國際社會關注。儘管近年柬國經濟發展飛快,不少外資企業在當地設廠生產,表面看來彷彿已經走出三十多年前的陰霾。然而,實際上,當地社會制度仍非常不公平,性暴力罪行和人口販賣異常猖獗,普羅大眾的處境依舊困難。

2010年11月下旬,施達扶貧體驗團一行8人前往柬埔寨。在短短7天的行程中,親身探訪當地貧窮及弱勢社羣和夥伴,並認識夥伴的工作。

與當地社羣初接觸,總離不開這樣複雜混合的感覺:「一雙雙漆黑烏亮的眼睛,瞳孔裏似帶着點點的悲傷。一個個友善美麗的微笑,咀角卻流溢着絲絲的無奈。一句句天真爛漫的笑聲,背後或埋藏着重重的感概。」團友Serene

但當我們細心地與每個生命交流,聆聽他們一個個轉化的故事時,又會發現他們無比的生命力和對未來充滿盼望……

「有幸探訪了一些因着基督大愛而經歷改變的活生生例子:他們來自青少年機構、教會、孤兒院、庇護中心。信仰不是叫我們白白享受救恩的豐盛,卻不與較不幸運的一羣分享。看見他們委身地作在最小的一個身上,便知道上帝由始至終對柬埔寨都是不離不棄。惟有福音能讓他們心靈得着釋放;惟有上帝的愛能讓他們得着醫治。」團友Delia

「在天台有青少年敬拜和小組的地方,負責的同工充滿熱誠地分享他的呼召和事奉,處處流露着喜樂和熱切。我們也和其中一位相當年輕的小組組長交談,看到她純真而願意服侍時,不禁為這些神預備的下一代感恩。」團友Rita

「神讓我們看見了柬埔寨的黑暗面 — 被遺棄、被販賣的小孩子和被虐待、被迫出賣身體的婦女,我們看見了貧窮的困厄和人性的敗壞。但神也讓我們看見了柬埔寨的希望——基督徒在不同崗位上事奉,在柬埔寨發亮發光。越是黑暗的地方,光就顯得越是珍貴,越是明亮!」團友Clara

甚願每個更新的生命散發出的光芒,燃亮柬埔寨不一樣的明天。

[1] http://news.bbc.co.uk/2/hi/asia-pacific/country_profiles/1243892.stm

衝突禍延,代價誰付?

[《呼聲》176期 ─ 衝突禍延,代價誰付?]

在剛果民主共和國北基伍省一小村落某戶,Julie(化名)如常睡在丈夫身跟。驀地,一陣怒吼及踢門聲劃破深宵夜闌,8名手持大刀及自動步槍的男子衝進屋內。「那些人用刀割破我丈夫的肚,他登時血流如注,非常痛楚。兩名行兇者把我強姦,我曾奮力掙扎,但遭他們用刀割傷。兇徒離開時更拿走我們的羊和雞。」未幾,兩名同村的婦女被同樣殘暴的方式強姦,Julie 11歲的兒子更被迫協助強姦他母親的兇徒,搬運在村裏盜竊得來的東西,兩天後才獲釋放。「幸好丈夫已得治癒。」Julie凝望地板,徐徐的說:「儘管身體康復過來,只是心靈永遠無法痊癒,有時不想吃東西,經常哭泣,丈夫安慰我,表示雖經歷這一切創傷,但已算幸運。」[1]

閱讀全文 衝突禍延,代價誰付?

公平繭業——絲絲生計

[《呼聲》171期 ─ 公平繭業 絲絲生計]

老撾,一個位處金三角的共產主義國度,我們所知不多。過去十年,隨着經濟迅速增長,老撾正經歷翻天覆地的改變。首都萬象(Vientiane)由原先破落不堪的面貌,現已粉飾整潔,售賣各類進口貨品的商店林立,為數不少的中產階級亦在大城市冒現。

然而,國內570萬人口,超過七成每日少於兩美金生活,當中大部份為農民。[1]

「我們女人注定貧窮」,老撾婦女Vandy如是說。

生活在老撾南部一個農村,二十出頭的Vandy已育有6名子女。與很多農村婦女一樣,Vandy沒有讀書機會,每天下田工作及照顧家庭,過着傳統的農村生活,對農村以外的世界一無所知。早婚、生育眾多、缺乏教育機會,令農村婦女陷入貧窮的惡性循環。[2]


老撾是東南亞其中一個最貧窮的國家,農村婦女貧窮情況尤其嚴重

全國八成居於農村的人口,在國內僅有的百分之五適宜耕種的農地進行小規模耕作,過着僅足餬口的生活。在老撾南部塞公省(Sekong)一個偏遠農村Ban Kapeu,貧窮情況嚴重。八成村民為少數民族,大部份家庭育有很多孩子,識字率低。村民大部份以種植稻米為生,一些村民亦種植咖啡及飼養豬牛羊等牲畜維持生計。有兩家越南大型橡膠公司在該區設廠,霸佔村民土地,有些村民因無地可耕而要離開村落。過去村民亦有種植玉米賺取收入,且相當成功。然而,隨着市場萎縮,玉米無法售出,令村民血本無歸。

持續生計 受惠者眾

老撾以優質絲綢聞名,絲織品的圖案且表現國家豐富的文化傳統。編織手藝世代相傳,基本上每位婦女都掌握編織技術。絲綢生產主要包括桑樹種植、養蠶、取絲、編織等多個步驟,能為很多人帶來賺取生計的機會,當中大部份為女性,除了桑樹種植有男性參與外,養蠶、取絲、編織等都是女性主導的工作。絲綢生產是老撾世代傳統,三十多年前在塞公省是很普遍的活動。一些村民仍保留養蠶、製絲及編織技術,惜桑樹及蠶蟲已幾近絕迹。


桑樹除為蠶蟲提供食物,桑葉亦可製成茶葉出售


飼養蠶蟲家庭已初見成效,能生產優質絲繭

夥伴MSL早於2005年已在老撾成立,有見國內市場對真絲有極大需求,而本地生產未能滿足所需,且素質欠佳。夥伴遂透過培訓、市場拓展、產品優化,讓居民運用世代相傳的養蠶及編織技術,生產優質蠶絲並製成絲織品,以公平貿易形式出售賺取收入,改善生活。

夥伴在Ban Kapeu協助27個農戶設立桑樹園,種植桑樹,以提供足夠桑葉餵飼蠶蟲。與此同時,夥伴亦協助他們興建蠶櫃飼養蠶蟲。為了減低開始時的困難,每個家庭最初只飼養少量蠶蟲,最先飼養的十多個家庭已能產出優質絲繭。由於只是試驗階段,絲繭產量不多,但參與農戶都意識到絲繭生產提供穩定收入的潛力,他們亦期望擴大桑樹園的規模以提升桑葉收成,從而增加絲繭產量。夥伴正構思將桑葉製成公平貿易茶葉,增加農戶的收入。村民的努力亦令致整條村落出現改變,村長及地區官員亦樂見絲綢業在該區重新興起,他們支持夥伴的工作,更鼓勵村民參與。村長更公開宣稱Ban Kapeu為塞公省第一個「絲綢村」,他的妻子更加入生產小組。


項目令農戶賺取穩定收入,婦女的工作更得到重視

公平價格 市場擴展

作為一家公平貿易公司,夥伴恪守公平貿易原則,除以合理價格向生產者收購絲繭及絲織品外,亦着重提升生產者的能力。夥伴為她們提供培訓課程及品質控制,支援她們的生產及提升技術。除Ban Kapeu外,夥伴亦在老撾其他地方開展絲綢生產項目,協助婦女透過編織賺取生計。而為了加強生產者與市場的聯繫,夥伴開拓產品市場,讓更多人認識婦女親手製作的絲織品;亦透過優化產品素質及設計,讓產品更配合市場的要求及更具競爭力。現時,婦女製作的產品包括披巾、枕頭及手袋,產品除在國內市場出售,亦在歐洲等地出售。售賣產品的收益亦會重新投資在生產者社區,以改善社區的基礎建設及用於其他社區發展需要。夥伴的公平貿易實踐,更讓它成為國際公平貿易組織(WFTO)的成員。


公平貿易為農戶及其社區帶來重大改變

行動改變世界

Luan在偏遠山區成長,與很多老撾婦女一樣,沒有機會接受正規教育。Luan很早結婚,與丈夫靠種植稻米為生。她從母親習得編織的技術,她也會製作絲織品,但沒有太大成功感。自從參與夥伴開辦的訓練課程,她的編織技術得以改善,及後更能將產品售賣予夥伴賺取收入。「之前丈夫對我毫不尊重,但自從開始編織後,我可以賺取收入,讓孩子有上學的機會,將來有更好的生活。作為一位女性及社區的一份子,我覺得我的社會地位得到認可。」公平貿易為農村婦女帶來生命改變的機會,Luan只是其中一個例子。誠邀你以禱告及行動,與老撾婦女同行,讓她們的生命不再一樣。

[1]  http://uk.oneworld.net/guides/laos/development
[2]  http://lao.unfpa.org/stories/villagewomen.htm#top

本期《呼聲》其他文章:聖經與公平貿易 | 莫昭友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