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已覺醒:停止女性割禮

[《呼聲》231期 ─「我流着山區部落的血」] 童心.童行

 

「戴上盔甲,矢志消除殘害女性的禮俗/顛覆它的影響吧!起來我們行動/
我們已醒覺 它的禍害。

 

古時的蒙昧之人/在陋習肆行的時代中被害/不知曉生命危在旦夕/
盲從服膺 看為是好。

 

女性割禮甚具破壞力/它以尊名為妝飾,可怕地勒著我們的母親/
為那逝去的日子,她們懊悔自憐

 

它傷害夫婦關係,奪去女性的歡愉/在分娩時,
它的毒鉤引來各樣併發症」

(「反對女性割禮」倡議學會創作的歌詞)

 

迎着和煦的陽光,埃塞俄比亞(下稱埃國)鄉村及當地學校的女生在百多位村民面前,綻放笑顏,唱出上述樂曲。她們有些穿上黃衫,胸口位置以當地語言與英文寫上「停止女性割禮」的口號。這是鄉村教育的日子,也是村校倡議學會的表演日。

閱讀全文 我們已覺醒:停止女性割禮

打擊殘酷女性生殖器官切割 保障女性身心生活

將全部或部分陰蒂和陰脣切除,透過傷口自然縫合增生的組織,來覆蓋大部分的陰道口。我們不用親身經歷,只要單靠想像,已覺這種女性生殖器官切割(Female Genital Mutilation, FGM)是非常殘忍的行為。更叫人難以接受的是,這傳統惡習是為了杜絕女性進行婚前性行為,以保貞節。埃塞俄比亞是其中一個仍然有未婚女性進行FGM的地方。FGM對女性的心靈造成極大的創傷,身體亦會承受長期的傷害,包括增加分娩時難產的危險,及性交時引發痛楚。

閱讀全文 打擊殘酷女性生殖器官切割 保障女性身心生活

埃塞俄比亞男女聯手抗衡傳統陋習

在埃塞俄比亞,不少婦女及女童仍受女性生殖器切割的威脅[1],這種剝奪女性尊嚴的陋習,為受害者帶來嚴重的身體折磨及心靈痛苦。要抗衡這傳統陋習,除了女性,男性的參與絕不可少。

閱讀全文 埃塞俄比亞男女聯手抗衡傳統陋習

打破傳統惡習,讓婦女活出自身的價值和尊嚴

[《呼聲》215期 ─ 埃塞俄比亞.童心童行20年] 向世界.出發

要打破傳統惡習,不是一蹴即就的事情,需要持續不斷的介入和倡議,才稍見成效。施達埃塞俄比亞夥伴Kale Heywet Church Development Commission (EKHC-DC) ,致力在當地推行打擊女性生殖器官切割(Female Genital Mutilation, FGM)的行動。雖然當地政府早已立法禁止FGM,但藉切割女性生殖器官來確保未婚少女的貞操這一思想和惡習,在當地社會仍然根深柢固。因此,夥伴積極透過大型的倡議活動和工作坊,讓當地人認識女性被切割生殖器官的壞處,並組織打擊FGM小組及招募社區關注大使,推行社區教育工作。

閱讀全文 打破傳統惡習,讓婦女活出自身的價值和尊嚴

「變革推動者」-非凡的君尊的祭司 | 關珮珊

[《呼聲》213期 ─ 作普世門徒] 關懷.起動

撰文:關珮珊

在香港,「義工」一詞泛指所有自願提供免費服務的人士,不論是甚麼性質的服務,這稱呼所強調的是服務提供者不會收取任何形式的報酬。可是,我在埃塞俄比亞中南部的Hawassa遇見的,卻是非一般的義工。她們是一班婦女村民,負責倡議廢除女性生殖器官切割(Female Genital Mutilation)這種有害健康的傳統習俗,並且會逐家逐戶向村民講解有關的信息。她們被稱為「變革推動者」(Change Agents)。

閱讀全文 「變革推動者」-非凡的君尊的祭司 | 關珮珊

為埃塞俄比亞社羣對抗女性生殖器切割陋習作準備

[ePrayer – 為埃塞俄比亞對抗FGM的項目祈禱]

在埃塞俄比亞,不少婦女及女童仍受女性生殖器切割(FGM)[1]的威脅,這種剝奪女性尊嚴的陋習為受害者帶來嚴重的身體折磨及心靈痛苦。根據埃國政府2011年的調查資料,全國約23% 14歲或以下女童遭切割生殖器,而在部份高危地區,受害女童的百分比更高達47%。雖然早於2001年,埃國聯邦政府經已根據性別平等原則,立法禁止FGM,可惜,不少家庭仍堅持這傳統習俗,期望女兒們能藉此保持貞操,得到社會的認同,從而獲得較好的婚姻,為家庭帶來經濟保障。

閱讀全文 為埃塞俄比亞社羣對抗女性生殖器切割陋習作準備

切割女性生殖器零容忍國際日 (2月6日)

[ePrayer – 為遭受FGM傷害和威脅的女性禱告]

Nengai 9歲時遭切割生殖器,長輩告訴她:「你需要切割,需要結婚,這樣才可確保你的貞操,不會使家庭蒙羞。」

14歲的Agnes說:「他們蒙着我的面,……抓住我的手腳,然後向我落刀,血立時流出。」

51歲的Kiouala憶述:「當他們完成切割,扶起我時,我看見在我之前的女孩都坐在樹葉上,全地都是血。這恐懼仍在我裏面。」

女性生殖器切割(Female Genital Mutilation, FGM)包括基於非醫療原因而部分或全部切除女性外生殖器,或對女性生殖器官進行其他傷害的所有過程。

閱讀全文 切割女性生殖器零容忍國際日 (2月6日)

響應反對切割女性生殖器

[ePrayer ─ 為消除女性生殖器切割傳統惡習禱告]

聯合國兒童基金會一份報告指出,在全球29個亞洲及非洲國家中,逾1.25億名女性曾接受生殖器切割,3,000萬名女性於未來10年將面臨被割除生殖器的威脅。埃及按人數名列榜首,共有2,720萬名女性曾被割除生殖器;索馬里高達98%女性經歷此害,屬比率最高的國家。年輕一代女性因多有接受教育,及認識這種傳統做法所造成的禍害,因此較少受害。報告亦發現,讓男性參與反對此傳統惡習十分重要,正好反映出男性亦渴望摒除這種行為。報告建議,社區需要推行更多保障女性的措施,並對為免受害而逃離家庭及社區的女性提供更多支援。[IPS]

為消除女性生殖器切割傳統惡習禱告:

  • 期盼全球致力消除這種有害行為;
  • 為無論男女均能公開表達反對這種傳統惡習的訴求禱告;
  • 記念曾受此禍害的女性所面對的身心創傷。

聞名不如見面 | 林慧珊

[《呼聲》200期 ─ 聞名不如見面] 主題.扶貧體驗

撰寫>林慧珊(Sandy) 教育及推廣幹事

今年1月,我們13人(11位團友連同兩位同工)一起經歷了12天埃塞俄比亞扶貧體驗之旅。旅程中,孩子的可愛熱情教我們樂而忘返,婦女的處境遭遇令我們無比震撼,家庭的掙扎求存使我們百感交集,農民的豐碩收成叫我們回味無窮,教會的愛心服侍讓我們欣喜感動……一切都超過我們所想所求。

閱讀全文 聞名不如見面 | 林慧珊

非洲.迷思

[《呼聲》194期 ─ 發現非洲]

過去兩年,施達同工前往非洲,了解當地項目情況和需要。旅途上的所見所聞,豐富了對這片土地的認識,也打破了部份對非洲人的迷思。

非洲 + 愛滋病 = 無助 + 絕望?

全球近七成愛滋病患者居於非洲[1],對此「世紀絕症」,非洲人好像無力招架,只等國際社會提供出路。但實情是他們能提出有效防治方案,適切應對當地患者的處境和需要。

早年,國際組織及政府較輕忽性接觸以外的傳播途徑,集中提倡禁慾、忠於伴侶和使用安全套來預防愛滋病,間接將患者標籤為「縱慾」、「不忠」和「濫交」,使近九成非洲愛滋病帶菌者拒絕檢測或承認感染,更難控制病情。

部份非洲牧者有見及此,主張以關懷為本,藉安全施行具傳播風險的活動(Safer practices)、安排患者接受治療(Access to Treatment)、作自願性輔導和檢測(Voluntary Counselling and Testing)和充權教育(Empowerment),給予他們關愛、接納與支援,並糾正大眾錯誤定性愛滋病為純道德問題的觀念。這套SAVE防治模式近年更逐漸獲得國際組織認同和使用。

具傷害性習俗仍存 = 迷信 + 無知?

非洲東部不少部落民族至今仍保留具傷害性的傳統習俗,例如安排女童切割生殖器官[2],助長傳統文化所要求的處女之身,完全扭曲女性的價值。當地婦女深知這陋習對她們肉身和心靈造成嚴重的傷害,但因地位低微,人微言輕,只得啞忍。然而,她們心底卻渴望改變,期望自己的女兒不用經歷此等痛苦。

當地有組織為婦女和女童提供發聲機會,安排她們透過大氣電波述說切割生殖器官帶來的疼痛、泌尿系統受感染和難產等問題,讓男性作主導的社羣大眾得以明白她們的苦況和渴求改變的迫切。

直接捐助 = 非洲的出路?

印象中,許多非洲貧困家庭彷彿無力養育子女,要靠賴海外捐款者供應生活所需。不過,事實上他們並非只坐着等待救濟,不事生產。

就算在非洲城市邊陲,我們也看見許多細小空地上種滿粟米,全因當地家庭為解決眼下糧食問題,各施各法,盡用四周可耕之地。此外,他們還四處尋找工作,那管只是數天散工,也樂意做,為要多賺一點幫補家計,憑雙手打拼美好家園。

過去的迷思或許使我們以為非洲是貧窮、無知、無力又無助;但藉親身接觸卻發現非洲人的善感、智慧、積極和努力,也看見改變的可能。

1 聯合國愛滋病規劃署全球報告2010年
2 切割全部或部份陰蒂和陰脣,藉傷口自然縫合增生的組織,覆蓋大部份的陰道口,杜絕女性於婚前進行性行為的可能,以保貞節。

本期《呼聲》其他文章:發現非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