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貧工作的歧視陷阱

[《呼聲》233期 ─ 不能剝奪的尊嚴] 回歸.聖言

作者:陳關韻韶(中國神學研究院實踐科助理教授)

 

「你們就看重那穿華麗衣服的人,說:『請坐在這好位上。』又對那個窮人說:『你站在那裡。』或說:『坐在我的腳凳下邊。』這不是你們對人有歧視,成了心懷惡意的審判官嗎?」(雅二3-4,新譯本)

 

若你是教會中少數對扶貧工作有負擔的人,以上經文所描述對貧窮人的歧視會令你感到特別氣憤,你絕不會與這班重富輕貧的人一般見識。不過有沒有想過,永遠看貧窮人為受助者亦是一種歧視?這種想法背後正反映出雅各書二章1節所講以世俗眼光、按外貌判斷人的心態。

閱讀全文 扶貧工作的歧視陷阱

教會是否整全?──當代整全使命的探討(三)│陳念聰

作者> 陳念聰

談到「使命」,自然想到要怎樣去改變世界,其實首先要改變的就是自己!要自己的生命和思想得到轉化,活出福音。在上兩篇文章裏,筆者分享整全使命的多重意義,而整全使命必需有整全福音的內容,不可受自己有限的知識、經驗、文化等限制了福音的闊度和深度。

那麼教會又是否「整全」(Integral)呢?隨著歷史的進程,教會分成很多的宗派,功能上亦分出很多種類的機構,各自努力事奉,但彼此間常有競爭、批評、甚至排斥。時至今日,全球一體化,政治、經濟、文化變遷,種種社會問題出現,基督徒之間已出現了很多反省和回應,不少機構、網絡、大型會議等紛紛開展,我們可以從幾方面看到一些好的發展。

教會不能獨善其身,各自精彩,現在講求的是夥伴關係,不是建立自己的王國,而是要建立網絡,在本地、國家、以及國際層面有效地運用神所賜的各樣資源。例如在救援及發展事工上,施達基金會所屬的整全使命聯盟(Integral Alliance)和彌迦網絡(Micah Network),都能有效地將有需要和有資源的各地方連絡起來,讓普世教會共同參與,並且在研究、實踐、神學反省等齊心協力,互相啟發,分享成果,及廣泛推動整全使命的實踐。當中彼此信任,無私的分享那種態度尤其重要,能體驗整全教會的精神。

教會很常地採用了一種「抽離」(extractional)或「吸引」(attractional)的模式,將人從世界和他們的背景抽離出來,要他們適應一套既定的教會規矩、文化和運作方法,對於世界的其他各種議題就不再過問了。這種模式大大削弱了信徒與社會對話的能力,同時也將很多喜愛主耶穌卻被教會嚇怕的人拒之門外。我們是被差在世上而不屬世,不是脫離世界,基督來到世上,是要在每一層面上作主,因此每一個信徒都要在生活的各方面活出信仰,並積極於所在的工作、環境或文化處境中體驗及反省信仰的適切性,甚至可以使神學更加豐富。使命教會(Missional church)的概念,已有幾十年的歷史,近年是熱門話題,不少網站有很好的討論。

我們不應只將西方的神學和教會模式本色化(contextualization),更是一種文化融入(inculturation),又稱本土化,是基督教與其他文化或次文化的碰撞和融合,體會神在每個場景和羣體中的出現,我們對神的認識因而更為豐富。因此,我們不單要進到人羣中,更要向不同的民族學習,如在印度、拉丁美洲、非洲等都有很豐富的前線經驗和神學反省,華人也可同樣的參與。

今年是施達基金會創辦二十週年,在貧窮與公義的路上走過一段路,未來的日子,世界問題更嚴重,筆者盼望見到「整全教會」的實現,正聯絡不同界別的基督徒羣體或個別有心者,嘗試建立一個平台,參與普世關懷,打破疆界,同心協力、互補不足、進深研究,建構「整全使命」的理念與加以實踐。

本文曾於2011年6月26日第1243期《時代論壇》的「眾議園」刊載 www.christiantimes.org.hk

由救援到倡議──當代整全使命的探討(二)│陳念聰

作者> 陳念聰

在2010年第三屆洛桑大會後發表的開普敦承諾[1]中,提到整全使命 ( Integral Mission ),引用了彌迦網絡2001年的「彌迦宣言」[2],指出福音的宣講與社會參與不能分割,同是為了天國的目標。施達基金會於早年已經是彌迦網絡的成員,至今其會員超過三百,在普世關注貧窮的工作、研究及神學反省,針對各項嚴重的貧窮議題,下了不少苦工,累積豐富的資料可供參考。十年後今天,現正再審閱「彌迦宣言」[3] ,盼能更豐富其內容,針對普世的現況,反映神的使命及教會如何參與其中。

表面看來,如果整全使命就是等於傳福音加上社會關懷,那不是已有很多教會參與嗎?但對社會、文化和價值觀又有多大的影響?在上一篇文章裏,筆者提到整全使命必須建基於對整全福音的理解,一套廉價的個人主義福音,不能回應充滿社會性和結構性罪惡的世界問題。福音和關社脫節,關懷行動更被視為傳教的手段,基督徒的行為也往往受到挑戰。如果福音是要觸及社會的每一角落,那麼關社行動就要由淺入深,簡單來說,可分為三個層面:

  1. 救援及供應──對處身患難者提供基本需要和持續襄助
  2. 發展──個人生命及社區的轉化,能力及關係的改進
  3. 倡議──針對不公義的權勢或制度

三者都不可忽視。但我們往往取易捨難,對不曉得的東西就逃避也罷。

整全使命好像是着重所言(saying)與所行(doing),其實我認為所是(being)更為重要,不然,一切只成了鳴的鑼、響的鈸。真的,忙碌做了很多工作不一定能改變人或事;言語多多更是最不管用。生命影響生命才是達致轉化的一大動力,反面的壞見證卻成為最大的阻力。所以我們要嚴肅檢討自己的生命及氣質,是否帶着基督的香氣。當然,神不必倚靠人類替祂做甚麼使命和見證,反而在這一切的經驗裏,我們的信仰生命卻得以成長。

所是、所言、所行,還有所見(signs)-就是彰顯聖靈工作的印記。整全使命讓一個社區或羣體漸漸活出天國或邁向天國之路。這樣的社羣會發揮很大的感染力,雖然不是每一個人都立時信主,但聖靈和真理的影響卻深入人心。然而,這並非人所能布置策劃。我們只有感恩。
神的要求很清楚:「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神同行。」[4]公義與憐憫,現在人人都曉得掛在口邊,但要有真正的謙卑,卻難上加難,因為人都自以為是,有時基督徒更甚;與神同行嗎?往往是求神成就自己的旨意。要學習實踐整全使命,先要放下的就是自己,放下成見,緊貼神的心意。

[1] http://www.lausanne.org/documents/CapeTownCommitment.pdf
[2] http://www.micahnetwork.org/sites/default/files/doc/page/mn_integral_mission_declaration_en.pdf
[3] http://www.micahnetwork.org/pt-br/projects/review-micah-declaration-integral-mission
[4] 彌迦書六8

本文曾於2011年6月19日第1242期《時代論壇》的「眾議園」刊載 www.christiantimes.org.hk

誰的使命,誰的福音──當代整全使命的探討(一)│陳念聰

作者> 陳念聰

在基督教的歷史上,關於傳福音和社會關懷的議題,討論不絕,甚至引起紛爭,彼此批評。二次大戰後,不同神學觀點者亦重新反省,也開始對話。其實早在1974年第一屆洛桑會議的文獻中,我們可以清楚看到當時普世福音信仰教會肯定傳福音及社會關懷的立場,只是至今仍未見到整全使命得以普及落實,華人教會在這方面更需迎頭趕上。

「整全使命」一詞,我較喜歡用Integral Mission 的表達,2001年彌迦網絡[1] 的「彌迦宣言」[2], 採用西班牙文的misión integral,因為能夠表達其一致性和全面性,不能分割的意涵。這詞在拉丁美洲已沿用多年,當時是針對口傳福音與行動實踐不能分開,並且會互相影響其果效。

行動派的自然很有「使命」感,我們設法要去改變世界!筆者活了幾十年,又反問自己,我們究竟改變了甚麼?整全使命可否有更深層的意義?我們不妨從三方面去反思和實踐:「整全福音」、「整全使命」、「整全教會」,都可以從Integral的角度思考,希望以三次的短文分享與大家共勉。

首先要問,這是誰的使命,是誰的福音?

我們很容易定出自己的目標和使命,甚至為神去決定教會增長和改變社會的最佳計劃。兩者都可以走向極端。若福音的重點只放在得赦免、上天堂、求賜福,則流於是個人主義的福音,是以人為中心;若福音是用人的方法和制度達致我們的理想世界,也是以人為本,忘記了神是主體。祂的心意和道路是遠遠超過人類能夠明白的!天國的福音,是見到以神為王的國度,個人和社會悔改及得著轉化,有新的價值觀和社會秩序。「神的使命」( Missio Dei ) 這概念早在1930年代被提出,近年更有廣泛的討論,神自己就是差派者。我們常以為是為神工作,或將所做的冠上神的名義。需要學習的,就是要謙卑下來,認清楚神的心和聲,觀察神在每一個範疇,在每個不同的民族、文化、信仰,甚至是受邊緣化和遭歧視的羣體裏的作為,神在每一角落啟示祂自己,我們要小心聆聽別人的故事。

「整全福音」讓我們要認識一位宇宙萬事的君主,祂不受人所規範,更不是我們能夠用幾冊書本所能承載下的。人類的老問題,始終是以人為中心,「整全福音」叫我們在一切上認定神,而祂與人建立關係的內容和方法,可說是無限高深廣闊,許多是我們未能理解的。這是構思「整全使命」的基礎。

1 http://micahnetwork.org/
2 http://micahnetwork.org/projects/review-micah-declaration-integral-mission

本文曾於2011年6月12日第1241期《時代論壇》的「眾議園」刊載 www.christiantimes.org.hk

整全使命初探

[《呼聲》174期 ─ 恪守承諾 記念窮人]

三十年前,拉丁美洲開始出現和使用「整全使命」這詞彙,其作用並非要介紹甚麼新的概念,而是表達耶穌向我們示範及呼召我們跟從的生活方式。

閱讀全文 整全使命初探

人子與氣候公義 | Rt. Rev. James Jones

[《呼聲》166期 ─ 我愛.我顧惜]

作者> Rt. Rev. James Jones.英國利物浦主教(Bishop of Liverpool)

「然而,人子來的時候,遇得見世上有信德麼?」(路十八8)

路加福音十八1-8的比喻記載了一位寡婦求不義之官為她伸冤,她明白到「向寄居的和孤兒寡婦屈枉正直的,必受咒詛!」(申廿七19)。耶穌藉此鼓勵我們持守信心,不住祈求公義的上帝在世上施行公義。可見,這比喻不單是指一般的信心及禱告,更關乎到存信心仰賴公義的上帝,求使公義彰顯世上。今天飽受氣候變化影響的孤兒及寡婦亦同樣呼求上帝,祈盼氣候公義臨到。

「因為人子來,並不是要受人的服侍(to be served),乃是要服侍人(to serve)。」(可十45)舊約聖經學者Gordon Wenham致力研究亞當在伊甸園裡的祭司職份,他詳細闡釋聖經中首度提及亞當服侍的章節──創世記二15:「耶和華神將那人(亞當)安置在伊甸園,使他修理、看守」。他認為,希伯來文「修理」(AVAD)及「看守」(SHAMAR)譯作「服侍」(serve)及「保存」(preserve)更為貼切。Wenham指出:「這兩個動詞五經中同時出現之處只在民數記三7-8、八26及十八5-6,皆指到利未人在會幕裡履行看守及服侍職事」。

Wenham指,假如伊甸園被視為上帝的會幕,就可把「亞當看作利未人的原型」,即上帝花園裡的祭司。東正教傳統有「人類是受造世界的祭司」及「人受造為要使整個自然界連合於主」等概念 ,Wenham的觀點正好為此提供了堅實的聖經基礎,因此極為重要。

因著愛,上帝創造並維繫萬有。人類身為亞當的後裔,肩負祭司的職份,服侍及保存世界。上帝指派人類成為世界的守護者,實在是祂對世界的眷佑。這神學及聖經角度讓我們曉得,看待上帝所創造的世界及萬有的應有態度。

可是,我們遺忘了上帝賜予這服侍及保存世界的責任,令地球逐漸失衡,而氣候變化正是這道德缺失的徵狀。可悲的是,最受影響的人毫無權力扭轉這困境,但手握權力者卻絲毫不覺我們浪費帶來的所有後果,亦無承擔起道德挑戰,不公不義由是而生。

人子再臨之時,我們可稱得上忠心又敬虔,並在地上積極踐行公義嗎?

(作者一直關注社會公義,並推動信徒回應社會需要。)

文章撮譯自作者於2009年7月,彌迦網絡舉行的 “Creation Stewardship & Climate Change”會議上主題演講文稿,原文可瀏覽以下網址:http://www.micahnetwork.org/sites/micahnetwork.org/files/Plenary-James_Jones-EN.do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