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達家書 | 2020年7月

親愛的施達同行者:

 

大家好!五月中旬,我從前總幹事鄺偉文博士手中接管總幹事職務,出任署理總幹事。我戰戰兢兢,憑著謙卑的心接受任務,踏上新的崗位,為要繼續帶領機構的團隊與貧窮人同行,推動教會及信徒履行整全使命的目標。

閱讀全文

施達家書 | 2020年4月

親愛的施達同行者:

平安!

主耶穌在受難前不久,講了一則十個童女的比喻(太廿五1-13)。這是個為預備主再來而要保持警醒和作好準備的教導。單從字面來看,我真不明白那五個愚蠢的童女為甚麼不為婚禮多帶一點油。當然,比喻就是比喻,其重點不在於細節,而是它的中心思想。

閱讀全文 施達家書 | 2020年4月

施達家書 | 2019年12月

親愛的施達同行者:

在將臨期期間,希望跟您分享近日的一點反思。

自出生至死亡,主耶穌一生充滿着大大小小被攻擊或羞辱的經歷。作為上帝的獨生子,祂出生時只有馬槽可睡。在三年的服侍中,祂經常被人攻擊或鄙視,又被所愛的門徒出賣,到最後,還要最羞辱地死在十字架上。祂實在沒有必要去經歷這一切,但祂單單因着愛我們的原故,還是選擇走上這條苦路。在世界上,貧窮和被邊緣化的人往往是最不受人尊嚴的一羣。他們的無助使他們的尊嚴更易被剝削。我們有神聖的使命去保障和重建他們的尊嚴。這是為着上帝,也是服侍上帝,正如箴言十四章31節說:「欺壓貧寒的,是辱沒造他的主;憐憫窮乏的,乃是尊敬主。」

閱讀全文 施達家書 | 2019年12月

施達家書 | 2019年10月

親愛的施達同行者,平安!

 

早前首次遊訪杜拜,親身體會了這個「人工城市」真的並非浪得虛名!

 

這個擁有數千年歷史的中東城市,雖然位於波斯灣海岸線上,但因其周邊的沙漠地理,所以一直以來都是個人口稀少的細小貿易港口(上世紀七十年代也只有不足二十萬人口)。直至千禧年,杜拜政府才以從石油出產而來的豐厚資金去大規模建設這個城市。今天,她擁有數個「世界之最」,如最高的建築物、最大的購物廣場、最大的人工島嶼、最大的室內主題樂園等等。要在沙漠上建立一個現代化城市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需要解決很多在一般地區不會出現的難處,例如土地質素、水源問題、極端氣候和環境污染。所以有人稱杜拜為「沙漠奇蹟」。

閱讀全文 施達家書 | 2019年10月

施達家書 | 2019年7月

敬愛的施達同行者:

 
主內平安!

 
對人來說,事物的價值往往取決於其對人的好處。一件羽絨大衣,對生活在寒冷地方的人是件必須品,但對熱帶地區的人在許多時候是多餘的東西。這種以利益來斷定物件價值的做法,也常被套用在人身上。傳說故事「鍾無艷」是個很好的例子。當國家有難時,文武雙全的「醜皇后」鍾無艷就得齊宣王所重視,但當戰亂平息後,齊宣王就對她避之則吉。

閱讀全文 施達家書 | 2019年7月

施達家書 | 2019年3月

親愛的施達同路人:

 

主內平安!

 

數週前,我乘火車到元朗開會。在車站大堂時,我聽到一名年輕男子口說粗言,向一名車站助理大吼大叫,抱怨售票機不接受100元紙幣,阻礙他的行程。該名助理冷靜地建議他到售票處買票。在售票處,職員還未為他處理車票時,他又再投訴同一問題。

 

我沒有停下來看他最終花了多少時間才買到車票,但疑惑這位年輕人是否意識到他的小題大作實際上進一步延誤他的行程。這例子正正展示情緒和忙亂的思緒如何在不知不覺中使我們不能專注在重要的事情上。

閱讀全文 施達家書 | 2019年3月

施達家書 | 2018年12月

親愛的主內兄姊:

 

印尼中蘇西威西省受地震與海嘯重創,至今已兩個月。數星期前,我身處在受災嚴重的棟加拉(Donggala),探訪受災的村落及入住臨時避難營的災民。施達基金會已透過印尼基督教夥伴PESAT,向11條村莊的災民提供緊急援助。如欲知悉最新災民的情況與我們的回應,可按此。在這裏,我想與您分享是次印尼行程的觸動。

 

棟加拉位於印尼東部,有不少基督徒聚居。地震不單摧毀了居民的家園,而且嚴重破壞當地教會。在我們探訪的一村莊裏,一座興建了兩年的教會建築物被夷為平地。目前,該區大部份信徒須在戶外或在臨時帳篷裏敬拜上帝。

閱讀全文 施達家書 | 2018年12月

施達家書 | 2018年9月

親愛的主內兄姊,平安!

 

數日前,我和內子在教會的其中一個團契,分享親子中的衝突處理。我們提到當中不少的掙扎。在香港,父母們都盡力培育子女成才,希望他們能入讀大學、事業成功、生活安舒等等。然而,我們較少提到裝備兒女去轉化世界。

 

在剛過去的六月和七月,除了世界盃之外,世界都注視泰國洞穴救援事件。感恩!12名男孩和他們的教練都平安獲救。當然, 我們也為那位犧牲了生命的泰國潛水員感到痛心。

閱讀全文 施達家書 | 2018年9月

施達家書 | 2018年6月

親愛的施達同行者:

 

你人生中有否經歷過一些多變、不穩定的日子?

 

從2004至2011年,我家過着有點像遊牧民族的生活,因為在這七年間,我們無奈地搬家四次。這麼頻繁的「遷徙」令我們沒有足夠時間去適應新的居住環境,我們就像「過客」一樣。然而,我仍看這不太理想的經歷為上帝給我的祝福,因我能稍為體會到那些流離失所者的困境。

閱讀全文 施達家書 | 2018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