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情厚愛、福澤萬世──異族弱女祝福他鄉的故事

[《呼聲》224期 ─ 神的帳幕在人間 ] 回歸.聖言

撰寫:莫昭友醫生(施達中國事工顧問)

舊約聖經中的路得是個不折不扣的弱勢寄居者,她因爲愛顧婆婆,選擇離開祖家摩押地,遠走他鄉以色列,一個她明知不歡迎摩押人的地方。

閱讀全文 恩情厚愛、福澤萬世──異族弱女祝福他鄉的故事

「數點人數」? | 馮思鳳

[《呼聲》197期 ─ 關心兒童 童心同行] 施人.空間

作者>馮思鳳 行政主任

中秋前剛出差回來,從北京、經蘭州、到昆明、再回到香港,繞了中國一周,跟進國內駐點的財務和人事工作,回港後,滿腦子硬梆梆的資料未轉過來,正苦思如何處理行程上遇到的問題,又匆匆進了堂會舉辦的讀經營。

我在短短一天半時間略讀了民數記的首十章,第一章數點以萬計十二支派子孫的後代;第二章耶和華吩咐安營到行軍的次序;第三、四章數點利未人口和事奉職責;突然在第五、六章說到除淨不潔與拿細耳人的條例;第七章是冗長而相同的奉獻清單、第八、九章記載了潔淨利未人和在西奈守逾越節;到第十章就是金燈台上的七盞燈。民數記首十章幫助我整理中國之行的思緒。

施達的規模不大,從一位同工在飯廳的桌子上工作,至今天十多位同工各有自己的辦公桌;從一人一工至今天有三個部門;機構的人數在增長中。然而,看着機構的增長,我有點迷惘,人數增長機構就會壯大?似乎應該是正比例的發展,現實又好像並非必然。當看到民數記一至四章:數點人口、安營及行軍。雖然我「頭痛」那六十多萬的數字,我看到的是有秩序、有管理架構、有效率的行動。單單有這個架構工具就能成事?且看第七章:耶和華只吩咐每天有一位領袖來獻禮,各族已井然有序按次獻上相同的禮物。我驚訝他們的默契,驚訝他們如何建立這種內在關係的共融。回想在國內各駐點看到的情況,我領悟到羣體中的秩序與共融正是機構方向之所在。

此刻,我仍茫然如何着手「數點人數」建立秩序,但耶和華告訴我:請看重我如拿細耳人分別為聖的身份,我要放下「自己」向前行。我深信並確信耶和華賜福必在其中(民六24-27)。

人子與氣候公義 | Rt. Rev. James Jones

[《呼聲》166期 ─ 我愛.我顧惜]

作者> Rt. Rev. James Jones.英國利物浦主教(Bishop of Liverpool)

「然而,人子來的時候,遇得見世上有信德麼?」(路十八8)

路加福音十八1-8的比喻記載了一位寡婦求不義之官為她伸冤,她明白到「向寄居的和孤兒寡婦屈枉正直的,必受咒詛!」(申廿七19)。耶穌藉此鼓勵我們持守信心,不住祈求公義的上帝在世上施行公義。可見,這比喻不單是指一般的信心及禱告,更關乎到存信心仰賴公義的上帝,求使公義彰顯世上。今天飽受氣候變化影響的孤兒及寡婦亦同樣呼求上帝,祈盼氣候公義臨到。

「因為人子來,並不是要受人的服侍(to be served),乃是要服侍人(to serve)。」(可十45)舊約聖經學者Gordon Wenham致力研究亞當在伊甸園裡的祭司職份,他詳細闡釋聖經中首度提及亞當服侍的章節──創世記二15:「耶和華神將那人(亞當)安置在伊甸園,使他修理、看守」。他認為,希伯來文「修理」(AVAD)及「看守」(SHAMAR)譯作「服侍」(serve)及「保存」(preserve)更為貼切。Wenham指出:「這兩個動詞五經中同時出現之處只在民數記三7-8、八26及十八5-6,皆指到利未人在會幕裡履行看守及服侍職事」。

Wenham指,假如伊甸園被視為上帝的會幕,就可把「亞當看作利未人的原型」,即上帝花園裡的祭司。東正教傳統有「人類是受造世界的祭司」及「人受造為要使整個自然界連合於主」等概念 ,Wenham的觀點正好為此提供了堅實的聖經基礎,因此極為重要。

因著愛,上帝創造並維繫萬有。人類身為亞當的後裔,肩負祭司的職份,服侍及保存世界。上帝指派人類成為世界的守護者,實在是祂對世界的眷佑。這神學及聖經角度讓我們曉得,看待上帝所創造的世界及萬有的應有態度。

可是,我們遺忘了上帝賜予這服侍及保存世界的責任,令地球逐漸失衡,而氣候變化正是這道德缺失的徵狀。可悲的是,最受影響的人毫無權力扭轉這困境,但手握權力者卻絲毫不覺我們浪費帶來的所有後果,亦無承擔起道德挑戰,不公不義由是而生。

人子再臨之時,我們可稱得上忠心又敬虔,並在地上積極踐行公義嗎?

(作者一直關注社會公義,並推動信徒回應社會需要。)

文章撮譯自作者於2009年7月,彌迦網絡舉行的 “Creation Stewardship & Climate Change”會議上主題演講文稿,原文可瀏覽以下網址:http://www.micahnetwork.org/sites/micahnetwork.org/files/Plenary-James_Jones-EN.doc